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精华版 > 红唇族 >

台湾归来话台湾(七):槟榔西施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红唇族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04年11月3日至12日,作者随黄冈市经贸考察团一行十一人对台湾进行了为期十天的经贸考察,考察团从南到北,由西到东,先后考察了高雄、台南、嘉义、南投、花莲、台北、桃园等县市的著名企业和工商协会,广泛接触了工商界的老板和协会负责人,深感海峡两岸同文同种,文化相同,语言相通,习俗相近,加强两岸交流和经贸合作,早日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心愿和根本利益所在。台湾之旅乃友谊之旅,宝岛之行乃快乐之行!

  在台时间虽短,感慨颇深,作者将此次宝岛之行的所见所感记录,与两岸同胞共飨。

  说到“槟榔西施”,还得先说说槟榔。台湾同胞历来就有嚼槟榔的习惯,并且历史悠久。在康熙年间首任台湾知府蒋毓英所修之《台湾府志》<物产志>就有记载;乾隆年间台湾海防同知朱景英,,记录当时台湾流行槟榔的盛况:“晱槟榔者男女皆然,行卧不离口;啖之既久,唇齿皆黑,家日食不继,,惟此不可缺也。解纷者彼此送槟榔辄和好,款客者亦以此为敬”。药圣李时珍对槟榔的医疗功能概括为“醒能使之醉,醉能使之醒,饥能使之饱。”所以在台湾食槟榔由来以久,吃的人多了,槟榔种植早已形成了农副业的支柱产业,台湾地方政府,在上个世纪末曾经提出限制种植,也不提倡吃食槟榔,但遭到果农的抗议和反对。现在台湾食槟榔的人很普遍,被誉为“红唇族”。在台湾考察期间,我多次问他们吃槟榔究竟有什么好处,他们回答说有提神作用,其它的也说不上所以然,只是想吃而已。

  “槟榔西施”最早出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是槟榔经销商为招揽顾客聘用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坐台促销槟榔的新招,被称为“槟榔西施”。卖槟榔的小店就是一个小玻璃屋,它的面积小到几平方米,大的十几平方米,陈设也很简单,一般只有一个冰柜、一张桌子和一个高脚凳。我们所到之处沿途不时地看到那些玻璃小屋,“槟榔西施”坦露在玻璃店内,一头染色的短发显得很张扬,穿着低胸的超短裙,浓妆艳抹,虽不能与西子媲美,但其艳丽亦在想象之中。

  除了外形要有“可看性”外,一名合格的槟榔西施还必须掌握一定的专业技能,最主要的就是调制包装槟榔。我们的车停在公路边的服务点,大家“化妆”后在一起议论着槟榔西施,把目光投向那卖槟榔的玻璃橱窗,看到过路的当地司机买槟榔的全过程,只见她掏出一个小袋子,拿出一粒槟榔,熟练地用刀子切去头尾,又打开一个类似化妆品的小盒子,用小刀剜出少许白泥膏,平摊在槟榔叶上。白泥膏实际上就是石灰一类的东西,可以降低槟榔的不良刺激。包好后,她把槟榔递给司机,很显然司机还不满足,于是槟榔西施干脆喂他。司机一边吃着槟榔,一边趁机抓住对方的手,彼此亲昵起来。怪不得有些台湾男士常说“买槟榔,不一定光嚼槟榔”。买颗槟榔作理由,引得红杏出墙头。另有奥妙在其中,如此“西施”实在可悲!

  槟榔的价格一般来说,50元新台币可以买8—9粒槟榔,但通过这种方式卖的槟榔,一粒就要100元台币了。槟榔西施的收入相当可观,每月能赚四五万元台币。

  听导游介绍,2003年以前“槟榔西施”风迷全岛,西施们越穿越少,给人的刺激原先只是停留在视觉上,后来逐渐演变成色情活动,但并非所有的槟榔西施都从事这种交易。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槟榔西施们穿的可是越来越少了。很多人上身只穿着胸罩,下面是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即便冬天也不例外,仍打扮出撩人的风姿,当地的行话叫做“清凉装”。为招揽顾客,槟榔西施们也是花样百出,各展奇招。有的只要你买她的槟榔,就免费奉送一段“艳舞”,更有甚者,不言而喻。

  槟榔西施的盛行在台湾引发了一定的社会问题,很多年轻女孩子特别向往这种工作,不用干什么活,就能挣很多钱。据说,仍有不少女学生一放学就立刻换上性感的衣服,当起“槟榔西施”。因此,很多人要求取缔槟榔店,但也有人反对,认为槟榔西施只要没有越轨行为,就属正当打工。不管怎么说,如果“西施”们过分了,伤风败俗是认同的,台湾青少年问题的专家十分担忧的指出,这样的现象将给青少年的成长带来不可估量的恶劣影响。台湾当局警方在早些时候对槟榔西施进行了整顿,警方与她们签订“八不准”公约,规定槟榔西施不穿丁字裤;不露三点;不露屁股;不做放荡姿势;不穿透明内衣裤等具体行为。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这首脍炙人口的《采槟榔》曾诉说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民间故事。然而,宝岛的“槟榔文化”随着“槟榔西施”演绎新的故事,孰是孰非让人三思,愿西施的美丽与她的高贵同在!(待续)

本文链接:http://nego-fortunatto.com/hongchunzu/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