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精华版 > 化学兄弟 >

去Clockenflap需要的攻略我们帮你做好了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化学兄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定位为“充满文化和创造力的盛会”的Clockenflap,不局限于只是音乐节,还是融合其他艺术形式的综合文化活动,3个主舞台之外,还设有电音舞台、剧场及表演空间等,将艺术、电影、手工艺等元素糅合到一起。今年奇幻歌舞厅Club Minky单元容量就有加大,包括马戏、杂耍、脱口秀、歌舞演出等,来自瑞典的All Genius All Idiot在今年阿得莱德艺穗节上获得最佳马戏及形体剧场,他们的演出会是现场的惊喜节目之一。

  马上就要跨入11月,乐迷口中每年“香港最美妙的周末”又要来了!11月25日至27日,Clockenflap音乐及艺术节将在香港中环海滨举行。经过几轮卖关子的阵容披露,化学兄弟、M.I.A.、Sigur Ros、陈绮贞等完整阵容近日终于浮出水面,一众粉丝早已“摩拳擦掌”。毕竟对广州观众来说,这也是最近的能够一次性集邮如此多高规格艺人演出的机会了。所以,不用多说,选好心水演出,排好时间约起来吧。

  作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户外音乐节,Clockenflap从2008年举办至今,场地几经更迭,规模随之扩大,尤其在2011年移师西九龙海滨长廊,2013年演出时间又由两天增至三天,以繁华的维港为大背景的现场堪称“高大上”,加上阵容级别渐长,在乐迷心中逐渐向格拉斯顿伯里、富士音乐祭等国际一线级别看齐,当然,更大优势还是距离的接近。

  今年由于西九龙升级翻建,音乐节不得不另辟新地,庆幸的是,香港还有中环海滨可以容纳相关活动,而在城市繁华中心地带举办大型户外音乐节,这在全世界也不多见。对从广州等地前往的乐迷,交通将非常便捷,堪称“天然无障碍”。

  演出阵容始终是吸引乐迷前往的第一要素,Clockenflap之所以近年频频成为关注焦点,就在于Travis(崔维斯)、The Libertines(浪子乐队)、戴米恩·莱斯等人气音乐人相继亮相。整体风格上,Clockenflap并非走大众流行路线,但创始人贾斯汀·斯威汀就认为,这是一个没有定性的音乐节,他们不会从在意演出者来自哪里,甚至对其属于什么风格类型也不感兴趣,他们将提供一个宽泛定义的标准,去容纳不同风格的音乐。

  今年音乐节的阵容从5月开始放出第一批,至今已全部公布,风格确如贾斯汀·斯威汀所说,照顾到各个层面乐迷的喜好。周五这晚的绝对焦点是冰岛后摇天团Sigur Ros,相信甚至会有乐迷仅冲着他们的演出买票入场,因为一个半小时的容量已经跟他们此前在香港开唱的长度无异。

  作为“全场都听不懂主唱在唱什么却还能让你听哭”的乐队,Sigur Ros以飘渺空灵的音效及主唱独特的假声征服大量歌迷,也打开了更多人对冰岛的诗意想象,这次演出除了经典名作,乐迷更有机会听到他们的全新单曲。

  周六周日的音乐节是全天性质,因此选择更加丰富(当然票价相对也更贵)。周六阵容方面,同样来自英国的M.I.A.跟London Grammar(伦敦语法)都很抢眼。M.I.A.是近十年最有代表性的嘻哈女将,由2005年横行流行文化至今,9月刚发表第5张个人大碟《AIM》,M.I.A.声称这可能是她最后一张正式唱片,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以后不会再发布其它形式的作品。

  刚成队4年的“伦敦语法”,凭《Wasting My Young Years》伤尽全球乐迷的心,这支两男一女组成的乐队,音乐兼具朦胧迷幻感,歌词忧郁,搭配女主唱飘渺的人声,氛围十足,他们跟M.I.A.都是首度到香港演出。

  对于关注华语音乐的乐迷,周六下午“草东没有派对”加晚上陈绮贞的阵容也够吸引,虽然这两组都在近期内来过广州(陈绮贞8月在星海音乐厅办过不插电,草东9月来大学城参加过音乐节),但一天能集邮“当红爆款”跟文艺教母也是妙事。

  英国电音天团The Chemical Brothers(化学兄弟)的加入无疑会引爆这天的乐迷“朝圣潮”。称霸电子乐坛超过20年的化学兄弟,从1980年代末成军以来,成员汤姆·罗兰兹和艾德·西蒙斯制作出《Block Rockin Beats》、《Setting Sun》、《Hey Boy Hey Girl》等热门歌曲,讲到现场演出,他们亦是有口皆碑,是值得亲身体验的经典大牌。

  其实当晚在化学兄弟之前演出的Foals,也是不少英伦乐迷的“心头好”,Foals自2008年首张专辑《Antidotes》推出以来,每张大碟都令人惊喜,去年的《What Went Down》也相当成功,还赢得今年NME最佳专辑同Q Awards全球最佳组合奖。

  而跟化学兄弟同一时段、在另一舞台的压轴乐队则是来自日本的世界末日(SEKAI NO OWARI),出道三年就登上红白舞台,去年10月在台北的演唱会两分钟就售罄,可见得他们的超高人气。世界末日风格华丽多变,将梦幻与现实结合为自己一套异想世界观,吸引年轻乐迷共鸣。从Live House起家的他们每逢演出都有惊喜布置,将现场以主题乐园方式呈现,可以预想搭配中环海滨的背景会很有感觉。

  定位为“充满文化和创造力的盛会”的Clockenflap,不局限于只是音乐节,还是融合其他艺术形式的综合文化活动,3个主舞台之外,还设有电音舞台、剧场及表演空间等,将艺术、电影、手工艺等元素糅合到一起。今年奇幻歌舞厅Club Minky单元容量就有加大,包括马戏、杂耍、脱口秀、歌舞演出等,来自瑞典的All Genius All Idiot在今年阿得莱德艺穗节上获得最佳马戏及形体剧场,他们的演出会是现场的惊喜节目之一。

  最后当然不可避免要说到行程安排,Clockenflap的门票相对内地音乐节来说还是贵出不少,第二阶段优惠票为850~910港币,如果当天现场购票要去到980~1020港币,所以尽早选好想看的音乐人在网上买票才是正道,其实这样的建议适用于各类大牌音乐节,至于一早订好票要看足三天的“土豪”,届时当然会成为朋友圈里“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啦。

本文链接:http://nego-fortunatto.com/huaxuexiongdi/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