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东方心经精华版 > 李锦 >

李锦:对农村改革“有发言权”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李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国家博物馆正在进行的“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型展览”中,一组年度标志性事件照片的展品尤为醒目。其中,1979年的标志性事件照片中,一群提着棉花包的姑娘笑得正欢。

  这是1979年12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的照片,描述的是山东章丘黄桑院棉花姑娘承包土地政策兑现的情形。照片的拍摄者李锦,当时还是新华社的一名年轻记者。从那时起,通过调查报道为改革开放发声,成了他的职业习惯,曾被评价对农村改革“有发言权”。而今,他虽已年过花甲,但这一习惯仍在延续。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时,李锦还是一个刚进入新华社山东分社两年的年轻记者。1979年秋收后,李锦正在章丘县绣惠公社路边饭店吃饭,偶然听一个从平陵公社(龙山镇的前身)来的司机说,他们公社黄桑院大队有13名种棉花的姑娘,每个人分到70多元钱。

  李锦赶忙赶到平陵公社,从公社借了辆自行车就朝棉花地骑去。这块地里的棉花长得很高,姑娘们在里面干活,几乎要被埋没。队长师顺奎一声喊:都出来吧,领导要拍照哩。这些姑娘从棉花地里钻出来,扛着棉花包顺着狭窄的垄道嘻嘻哈哈地往回走。李锦趁机拍下了这一幕。

  经过采访,李锦了解到,这13名姑娘包了20亩棉花,联产到劳。按春天订的合同,每亩交70斤棉花,秋后她们的棉花亩产130斤。按合同每人应奖励140元钱。一般来讲,分钱都是在每年春节以前。但当时不少人对联产承包责任制持观望态度,公社为了提振大家的信心,决定提前给这些姑娘们发一半奖励,并把全公社的生产队长叫来开会,现场发现金,平均每人发了73元。

  当年12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了这幅题为《棉花姑娘的喜悦》的照片,并配以醒目的标题和图片说明。这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人民日报》第一次刊登政策兑现典型的照片,是中国农村分配政策兑现最早的图片报道,引起社会各界轰动,被国内27家大报采用。这则报道所揭示的黄桑院大队的一幕,是中国农村改革初期的生动写照,从中可以看到早期改革进程的艰难曲折。

  1981年11月,正值寒冷的冬季,李锦开始了历时一年之久、骑自行车纵贯鲁西北的调查采访。在这种深入基层的调研中,他发现了市场经济现象在农村的萌芽。

  1982年11月24日,李锦骑车来到商河县境内的赵奎元公社。眼看天色渐黑,他想到公社办公室讨口水喝,如果有地方住,就明天再赶路。

  天寒地冻,李锦穿得很臃肿,用围巾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操着一口苏北口音,骑着辆破自行车。公社书记把他的记者证接过去看了又看,问,怎么没有大红公章?李锦告诉他,凹进去的钢印便是公章。公社书记说了声“没有见过”,便出了门。不一会儿,派出所长来了,他不冷不热地盘问了一阵,又说,现在什么人都有,连冒充公家收购羊肉的都出来了,说不定有胆大的敢冒充记者。

  虽然水米未进,但李锦被“冒充公家收购羊肉”一事吸引。他了解到,此事发生在张坊公社白集大队,就连夜赶了过去。

  一进村子,一股羊膻味便扑面而来。当时已是夜里11点,还有咩咩的羊叫声。奔波一天的农民相互打着招呼,互报自己购羊的数量,声音很大,听得出其中洋溢的喜悦。

  大队会计白云龙是村里文化水平最高的人,见过些世面的。对李锦还算客气,并向他介绍了白集大队收羊的来龙去脉。

  白集大队1900多人,只有2400亩耕地,且有一半是盐碱地。在承包土地后,许多剩余劳力无处安排。这个村家家户户会宰羊,公社书记张士清看到这种情况,便鼓励他们宰羊到集市上去卖。宰一只羊,能赚两三元,赶一个集便能收入二十来块钱。于是全村很快发展到200多户收购专业户。后来他们发现,社员出手时0.65元一斤的羊肉,经过公社、县、地区的食品收购站等环节,卖到北京就变成了1.2元。于是他们与北京直接挂钩,签订了一年供应100万斤羊肉的合同,收购、宰杀、销售的规模越做越大。

  为了掌握第一手的情况,李锦拉着白云龙,当晚住在了村民李凤英家。从白云龙口中,他了解到,为了收购周边的羊肉,白集大队的社员与食品收购站“对峙”,像拍卖一样把收购价格从0.65元抬高到0.85元,最终“获胜”。

  听完白云龙的叙述,趁着激情,李锦当即在炕桌上写出了报道。这篇名为《农民走进流通渠道大有可为——山东白集农民经销羊肉的调查》的稿件,对白集卖羊肉所形成的新的经济体制作了概述,并且总结了这种经营方式的优点:白集农民的做法,使渠道畅通,多方受益。从体制角度来讲,这是一种新型的合作组织关系,每一户都是独立经营者,自负盈亏,同时又是合作经营者,相互帮助。在白集农民的实践中,李锦意外看到了市场经济在农村的萌芽。

  调查报道以新华社内参的形式向中央呈报,引起决策层的重视。当年12月24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作出批示:“这是一个极生动、极有说服力的例子。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中央办公厅把这个批示转告山东省委。山东省政府迅速以文件形式,将批示精神与调查报告转发全省各县,要求各地学习白集农民经销羊肉的经验,引导农民搞好流通,把农村改革引向深入。《人民日报》约请李锦以此事写成消息,于次年1月20日二版头条刊发。

  李锦在老百姓炕头上写出的报道,引起党中央主要领导思考。白集农民的做法,说明农村正在从自给半自给经济向着较大规模的商品生产转化,堪称市场经济在基层农村的最早实践,它代表着改革开放曾经走过的最艰难的历程。

  改革首先从农村开始,随后推广到全国。李锦是很多重要改革现象的发现者与传播者。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他连续5年在农村调查家庭联产承包,每年下农村调研300天以上。他蹬着自行车到山东聊城棉花主要产区,用算盘算出农民收入“10239元”。新华社发了传真照片,由他提出的“万元户”的叫法响遍全国。

  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政策落实期间,李锦调查和报道30多个不同类型“承包到户”的典型,多是当时媒体中最早报道的。从1978年10月报纸开始恢复个人署名,到1984年10月全国首次优秀新闻工作者表彰时,《人民日报》采用李锦的照片与文章99篇,是全国记者第一名,被称为“农村改革标志性记者”。

  1982年12月31日15时,和中央其他领导接见出席共青团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问李锦,“你是记者的代表,农村怎么样?”李锦用鲁西北农村流传的“粮满仓,油满缸,穿新衣,盖新房,腰包票子鼓囊囊,光棍汉子娶新娘,农村一片喜洋洋”的顺口溜向汇报。一直专注地听着,最后脸露笑容说,“你有发言权!”

  40年来,李锦一直追赶着改革开放的大潮。1992年,南方谈话后,他调查市场经济路径,提出市场经济体制模型;1995年,刚提出不久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面临着种种责难,他写出《资本经营试论》;2008年后,他曾在不同场合三批凯恩斯主义,呼吁中国进入消费主导型新时代。

  近年来,李锦将目光聚焦国企改革,在国企改革的多个关键时刻,他都第一时间发声,他提出的“大企业时代论”、国企改革所有权与经营权“两权分离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企主体论”等观点,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如今,66岁的李锦已经退休6年了,但每天仍忙得像个小伙子。2016年,李锦写了360篇国企改革评论,除有几天因山上没信号无法发出外,雷打不动每天一篇。党的十九大后,不到一年时间,他出版了《国企改革策》《中国力量》《中国农村的40个春节》《见证中国改革40年》4本著作,清一色是关于改革的书。把李锦的报道和观点串起来,就可管窥改革开放40年历程之一斑。

本文链接:http://nego-fortunatto.com/lijin/8.html